台北大學攝影社教學課綱&從《全裸監督》看人像攝影的引導


圖說:在北美館外拍課與同學合影,感謝台北大學攝影社的指導老師林大哥專業拍攝,我自己也很喜歡這張。

在台北大學攝影社為期四周的攝影教學(但其實只有三堂課),在上禮拜第三堂人像外拍後結束了,雖然幾年前也有替北科大攝影社講過一堂課,不過這次因為有三堂課,兩堂室內課和一堂戶外帶同學拍人像MODEL的外拍課,講完覺得還蠻有趣的,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些個人講課的心得。

按照我對課程的想法 心-技-體,依序規畫三個階段,第一堂課先談攝影觀念理論和基礎的攝影裝備與應用,第二堂談作品解析與後製,投影我拍攝過的婚禮/婚紗/出版人文攝影…拍攝當下的想法,以及一張照片從打開RAW檔開始到完成,我大概會針對哪些部份做哪些處理,以及最重要的為什麼這樣處理

最後一堂人像外拍,帶同學實際到戶外拍攝MODEL,除了拍攝角度/構圖/觀察光影環境…之外,透過實拍試著讓同學了解“引導“與“指導“的分別和這兩者各自的重要性

最後這三堂課規劃出來的課綱如下:

小路攝影工作室-台北大學攝影社課綱 – DAY 1

前言:
0-1:攝影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-才怪
0-2:瞬間即永恆-但那個永恆也可能很爛
0-3:觀念(心)
0-4:技術(技)
0-5:經驗(體)

(一)攝影器材指南與基礎

1-1 無反相機與單反相機的未來
1-2 拍攝模式的光圈快門iso基礎
1-3 攝影工作的裝備與鏡頭使用時機掌控
(我把平常工作用的全套SONY無反器材帶到學校讓同學試用)

(二)快門元素

2-1 觀察要點
光線
空間
主題
人物

2-2 視覺元素-構圖組合
方向
位置
關聯性

(三)攝影綜合討論

3-1 藝術性/質感/意義
3-2 攝影書藉推薦
3-3 好看的照片 v.s 好照片 – 超讚或者是棒到靠北。(ps.這是跟DRE借的梗)
3-4 建立風格
3-4-1 技術風格簡述
3-4-2 色彩風格簡述

(四)引導-從《AV監督》與《愛情不用翻譯》看人像攝影的引導

END Q & A

 

小路攝影工作室-台北大學攝影社課綱 – DAY 2

1-婚禮/婚紗攝影工作經驗分享 – 各種場地婚紗婚禮拍攝經驗

2-人文攝影工作經驗分享 – 除了攝影本身之外,與同學們談一個成熟的攝影工作者在拍攝現場與後製處理照片時,需要思考和去做哪些事讓團隊作業更順利。

3-Photoshp後製&色彩簡述

3-0 二次裁切重建構圖
3-1 調色的重要性
3-2 色彩與敘事性的影響
3-3 調色的原理
3-4 實用的第三方工具軟體(濾鏡/Action/present)

END Q & A

 

小路攝影工作室-台北大學攝影社 人像外拍 – DAY 3

地點:北美館(台北市立美術館)
MODEL:月月

雖然室內只講兩堂課,但規劃完我自己都覺得內容包山包海,可惜現實是第一堂課就很挫折,因為這天剛好是我中了A型流感第一天,在發燒無力的狀態下印了十多頁的講稿自己都看不清楚(早知道字體放到24級),不過這還是小問題,對講師來說最挫折的是台下並沒有什麼回應,一直到結束前我播放NETFLIX《全裸監督》的片段才感覺到同學的精神來了(後面會詳述《全裸監督》與引導的關聯)。

結束後攝影社的社長跟我說同學大多剛開始學拍照,攝影的觀念理論對他們太艱深,希望下堂課用照片講些拍攝當下的內容,這樣同學會比較容易吸收,我自己反思了一下的確如此,幾次的講課經驗裡,例如前幾年替鯊魚工作室辦的教學課程客座了一堂婚攝講師,或者SONY和新娘物語的分享會,還是國際書展、究晚講座談《尋常.台北》、《如此人生》、《做工的人》…這幾本書裡的人文攝影,參加的對象都是職業攝影師,或者是對攝影已經投入一段時間的攝影愛好者。

過去講座經驗覺得理所當然的一些攝影觀念,對剛開始攝影的大學生並非如此,同學大多不是使用單反/無反系統,甚至才準備要買自己的第一台相機,第三堂外拍課在戶外的大太陽底下,有同學問我為什麼拍出來的畫面一片白色? 看了一下相機的設定是M模式,ISO3200,快門1/60,50mm F1.2L鏡頭光圈全開 …我才確切的知道,我平時講座用的攝影筆記對剛開始拍照的同學太遙遠,也難怪同學沒有反應了。

另外就是世代的代溝(淚),我播放了一段《美國心玫瑰情》開場經典的塑膠袋風中飛舞影片,對應我自己也拍一個在家裡用電風扇吹早餐店塑膠袋的影片,試圖說明所謂一瞬間的永恆也可能是很爛的,自己覺得這比對很有意思,但是看同學完全沒有反應,後來才想到:「啊…我在電影院看這部片那年(1999),很多同學根本還沒出生啊><

《美國心 玫瑰情》片段

 

在家裡拍的早餐塑膠袋

幸好第二堂課原本的規劃就是講照片內容,果然看照片同學就比較有反應,不過因為時間的關係只有講人文出版,離學生還遙遠的婚禮/婚紗就先跳過,尤其婚禮照片大多是針對光線環境的克服和順勢,這些內容對初學攝影太過複雜,第二堂後半段原本要講Photoshop基礎後製流程的上機操作,但因為用同學的筆電投影一直搞不定(我沒有筆電><),後來就單純講PS的界面功能和用電影《小丑》講色彩配置,不過後來想想其實也OK,因為半堂課一個小時要上機實做cameraraw和圖層還有使用液化注意的事項…時間上也太勉強

最後一堂人像外拍同學選了北美館,另外還找了外拍MODEL(月月),距離我上一次參加外拍MODEL已經是15年前在DCVIEW的事了(話說當年大學生的起薪是25000><),這裡不禁要講古一下,當年外拍的MODEL是每次報名都秒殺,在DCVIEW很紅的敘利亞混血兒Nova,我用的機身還是D70+TAMRON A09。

雖然平常都在北部活動,但我也是第一次來北美館拍人像照,提早到達拖著相機箱勘景讓大廳的管理員頗為警戒,可能以為我是炸彈客之類的請我把相機箱寄放在服務中心,等同學到齊後社長說想先在館內拍照,我說以我剛才的經驗,我們一團十多個人恐怕很難通過,不過讓人意外的是社長去溝通後大廳的管理員竟然爽快的答應了(這就是學生的好處…)

勘景時我注意到南進門二樓的空間光線也很適合人像攝影,但從大廳換到南進門就沒那麼順利,即使社長同學去交涉還是碰了釘子,但這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多,光線不錯就在外面的草地拍了一輪,休息時我發現南進門的管理員換了另一位慈眉善目的阿姨,感覺應該比較有機會,我就再過去溝通一次,幸運的是她聽是大學生團拍的非商業活動,願意開放我們進來攝影。

外拍課目的是讓同學了解怎麼去觀察環境與背景,去留心不同時間會出現和消逝的光影,然後透過第一堂課最後說到的引導,學習怎麼和MODEL溝通,去拍到你想的樣子,特別覺得有趣的一點是前面兩堂室內課同學們都很安靜,Q&A完全沒有提問,但外拍課就熱情了很多,竟然有將近一半的同學來找我問問題 ><

底下這些照片都是帶同學外拍隨手舉起相機拍攝,沒有什麼特別構圖,純綷就按幾下快門自己也留幾張記錄,因為當天我沒有詢問MODEL的社群(LINE/FB/IG…),若有人認識月月可以再幫我把照片傳給她。

我忘記是「人間失格」還是「高校教師」(反正都是野島新司的作品)裡寫到,人有三個面,只有自已看到的一面,讓別人看到的一面,連自已都不知道的那一面

「拍到對方的哪一面」
我一直認為是人像攝影裡永恆的命題

我想到了Diane Arbus傳記裡的一個故事,Diane曾經替《Show》雜誌拍攝年華老去的性感明星Mae West(1893-1980),Mae West討厭她居住的加州陽光,她認為陽光會讓她長皺紋所以拍攝時將房間的窗廉都拉上,這點和Diane有相同之處-她們都喜歡黑暗,整個拍攝的過程很愉快,結束後Mae West甚至給了Diane一百美元(這是Mae West拍電影時的習慣,她會打賞給為她拍劇照的攝影師)

一切看似順利,但當雜誌刊出Diane拍攝的粗糙黑白照片以後,Mae West氣的叫律師寫一封不客氣的信給《Show》雜誌發行人,宣稱該批照片「沒有把她拍的比本人好看,很殘酷,把她拍得一點也不迷人」

Diane對這件事很苦惱,查理.雷諾德說:「她的拍攝對象竟然不喜歡她在他們身上發掘出來的特質,她真的很吃驚」

這故事正是我認為人像攝影裡的永恆命題:「拍到對方的哪一面?」,Mae West看到(或說想讓人看到)自己的那一面,是多年前身材曼妙的性感明星Mae West,在Diane為她拍攝時她不斷試著展現認為自己仍然窈窕玲瓏的身材。

但很明顯的,Diane看到與拍下的是Mae West自己不知道的那一面
是1965年此時此刻的Mae West。

拍到對方的哪一面,之於攝影者與被拍攝者之間
相會的那一點可能是黃金交叉,也可能是死亡交叉。

這當中如何引導也是一個因素,引導出來的結果是你想看到的? 或者是你猜測這是對方想看到的? 引導有時是一種攝影的“儀式“,攝影者透過這個儀式感使得被拍攝的人覺得:「啊,我現在正在被拍照」,當然有些工作狀態是做給人看的儀式(例如旁邊有經紀人盯場),仿佛透過這些“儀式“顯現攝影師的專業,讓人覺得攝影師必定做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,絕對不是只有按快門那麼簡單。

畢竟,攝影裡的神秘與未知總是讓人趨之若鶩。

但不引導某方面來說和引導有相等的力量,說來不好意思,我的確見過一些人像外拍的照片,讓我覺得如果攝影者什麼都不做或許會比較好一點(笑),外拍課這天我對MODEL做的引導不多,除了一些必要的光影請MODEL配合站在那個位置,有時簡單說一下情境要有動感,需要肢體動作大一些或走動旋轉讓頭髮飄逸,其餘大多是讓MODEL自由發揮和同學互動。

一方面是我也覺得自己是什麼都不做或許會好一點的那種 XD,另一方面是外拍的社團同學有10多位,每個人的位置得到的畫面完全不一樣,我引導後得到的是我想的畫面,大學生的攝影社請專業外拍MODEL機會難得,我比較希望同學嚐試去跟MODEL溝通,試著自己去引導MODEL,看看拍出來的成果和自己腦中所想的是否是相同,再由這個經驗累加到以後拍人像時自我修正。

在帶同學人像外拍的過程中,引導被拍攝者的情緒然後改變肢體和表情好?還是直接指導拍攝者的動作表情好? 感覺起來是前者得到的畫面自然才好,但實務上兩者是並存的,因為引導和指導這件事就像無線的WIFI網路和接RJ45線的乙太網路。

就引導來說,攝影者是無線基地台,被拍攝者是無線網卡,當你創造出情境的引導是發出802.11ac的5G訊號,但接收端的被拍攝者是802.11n的2.4G網卡 ,其實對方不能真正接收到你給的情境,或者說你給的情境只能接收到一半,也不能說是誰的問題,就是彼此波段頻率不相同,所以你發出再多再強的訊號對方並無法接收。

指導就是接RJ45的乙太網路,實體網路線連上去,除非線材太爛不然訊號衰減很少,比如婚禮婚紗裡基本的擺拍,你跟被拍攝者說頭要斜幾度就是幾度,大概就是個正負10度的誤差,當然相對於WIFI無線網路,接網路線因為要走線就不是那麼美觀和自由了,因為攝影者直接佈線的這些痕跡,在照片裡多少總有脈絡可尋。

說到這裡,就回到一開始我為什麼會給同學看NETFLIX《全裸監督》這部片? 勇者義彥(笑)在第二集22min~25min裡的引導+指導,是我們所有攝影人要學習的最高技巧,雖然這講法有點開玩笑,但某方面來說我是認真這麼覺得,非常推薦大家看這個片段(喇叭一定要開聲音)

《AV監督》第二集22:17~25:34,從川田問村西透的那一句話開始:

「如果是這個模特兒你會怎麼拍?」

(點選上方菱型框可全螢幕播放,字幕完整顯示)

從村西的動作,你發現比觀察更前面的是要先感覺,感覺出這個環境裡的人和場景適合什麼主題,發想出主題後再由主題回到現場觀察,看看現場有什麼是可以調整?(橘色的椅子移開/MODEL換穿工作人員衣服),透過場景跟服裝的調整讓被拍攝者更融入,除了環境之外同時也觀察被拍攝者與現在場景的相性/關聯性(戴上眼鏡/拿書/拿甩棍),然後透過一些言語的引導讓被拍攝者進入狀況(妳看,妳本來就很美,這樣就能變得更美),後半段可以看出被拍攝的MODEL完全進入狀況,她放開後展現出來的動作是她自己的想法,已經超過村西營造的情境。

村西在做的是什麼?最後他告訴川田:「色情需要故事刺激腦部」,你可以看到他從環境和人營造出刺激腦部的所有元素,而攝影裡對被拍攝者引導的發想階段也是相同的原理(影片現場的確也是在拍平面攝影),而除了引導以外,影片裡村西同時做了不少直接的指導(踩著他試試/再來用力踩)

所以我覺得人像攝影裡引導和指導是兩者並行並不衝突,而且你會發現他一開始用指導方式的時候(放開一點 再放開一點)發現MODEL還沒進入狀況,他馬上注意到這點立刻轉換成引導的方式( 妳平常就被這個金髮男隨便的態度惹得不耐煩了 是吧? 妳已經受不了了!),當MODEL在村西的引導後進入狀況,村西察覺到以又再切換到指導(再來,再用力踩!)

攝影的過程在引導和指導兩種模式中交錯,這部份又回到前面無線的WIFI網路和有線的乙太網路,比方說你家裡的WIFI訊號每個地方都很好,就是有間金庫房是一呎厚的金屬牆,無線WIFI訊號穿不過去怎麼辦? 你在這裡的佈局就改走實體線的乙太網路。

另外一支跟人像攝影的引導/指導 有關的影片,原本是六月替聯文雜誌拍馬格斯‧朱薩克的感想,當時用文字說明《愛情不用翻譯》裡比爾墨瑞在攝影棚裡拍攝SUNTORY廣告的片段,這次我把影片的片段截取下來(喇叭一定要開聲音),這段影片我一直很喜歡,一個厲害的演員就是像比爾莫瑞,在一張椅子上不需動作只用表情和眼神就表演了一切,攝影裡厲害的MODEL也是如此,這段段影片同時也看見人像攝影裡“做自己“這件事的矛盾(或者困難)。

(點選上方菱型框可全螢幕播放,字幕完整顯示)

影片與引導/指導相關的還有兩件事,其一是攝影者與其擺弄無意義不知所云的引導/指導,有時候還不如什麼都不做讓MODEL自由發揮,尤其當你知道這個MODEL本來就很厲害的時候,其二是也解釋了前面說到5G和2.4G WIFI發射與接收的比喻,只是電影片段裡攝影師的發射端是2.4G基地台,而比爾墨瑞這樣的厲害演員接收端比較像是5G無線網卡

最後,在台北大學講課的心得內容,以及我對人像攝影裡的 引導/指導 想法差不多是這樣子,這次講完這三堂課以後覺得替學生講課蠻有趣的,想起民國100年結婚潮剛過的時候,我曾經開玩笑說等我減重以後才會開課,想不到現在居然真的減下來了,哈哈(這禮拜體重和體脂又往下突破到一個新數字……),如果有學校攝影社團要上課也可以跟我聯絡,只是內容應該都差不多就是了(笑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